中國本土心理學應用踐行者

當前位置:首頁 >咨詢案例

我想擁有一個優質睡眠
2015-06-19 11:41:49 來源:

疾病分類: 與心理因素有關的生理障礙(睡眠障礙)
常見問題分類: 自我成長問題
治療方法分類: 行為療法(沖擊療法)

姓名: 略 性別: 女 年齡: 26
教育程度: 中學畢業 社會經濟地位: 工人。業余時間酒吧唱歌,收入頗豐。 婚姻狀況: 未婚 
外在表現: 身材苗條勻稱,一臉倦容。健談,躊躇滿志。

表現出的問題:
    患者入睡困難,頑固性失眠。兩個月后將要參加歌手大賽,擔心失眠影響她的精神狀態,影響她水平的正常發揮,情緒焦慮、肌肉緊張。

既往生活史與當前生活情景
    患者系某工廠的工人。她自訴天生一副好歌喉,加上長得苗條勻稱,在廠里還是一個眾人矚目的人物,平常驕傲得像個小公主,但心里一直不很平靜,總覺得做個工人委屈了自己。6年前開始,常在業余時間去酒吧唱歌,收入頗豐,但苦于未遇上“伯樂”,未能嶄露頭角。每每唱罷歸來,都已近午夜,躺在床上輾轉難眠,遲遲不能入睡。若是遇上父母親的責難喝斥,更是浮想聯翩。母親無奈的眼睛、父親揮舞著的拳頭、酒客肆無忌憚地調笑、同事鄙夷的神情……走馬燈似地在腦海里反復重現,幾乎通宵達旦。曾就診于幾所醫院,被診斷為神經衰弱,服用過多種催眠藥物和抗焦慮藥物。每種藥物服用初期有效,爾后藥效漸漸降低,需增加藥量才能維持睡眠,直到極量,最后失效。幾年來,在藥物的幫助下,睡眠時好時壞,但尚能維持基本睡眠。自訴白天精力尚可,情緒也挺不錯。但近一年來,病情加劇。工廠因產品滯銷,每況愈下,工人們紛紛自謀出路。她更急于改換門庭。常奔波于各文藝團體之間,頻頻應試卻屢屢受挫。凡見到“歌手大獎賽”的廣告,她總是報名參加,但最好的成績也只是進入復賽圈。因此,失眠不斷加重,幾乎任何藥都無效。常常是連續幾天幾夜不能安睡一次。白天便精神不振,昏昏欲睡。

    透過她那淡淡的粉飾,仍看得出一臉倦容。交談中卻還是顯得那樣健談,那樣躊躇滿志。她覺得每次比賽或考試都沒有發揮自己的水平,因為失眠影響了她的精神狀態。兩個月后又有一次歌手大賽,她不希望錯過這次機會。她說為了唱歌,她已奉獻了自己的一切。為此她一直不談戀愛;為此她把自己大部分的時間和收入都花在拜師學藝上。她懇求我們助她一臂之力――幫助她解決睡眠問題。她認為只要每晚能正常睡上幾個小時,她便能在賽期中進入最佳狀態,一旦水平發揮正常,優勝非她莫屬。

心理社會發展歷史
    1、先前因素――患者躊躇滿志,自視過高、不滿足現狀。
    2、附加因素――個人生活不規律,父母親的不理解,生活環境不良。
    3、促使因素――事業發展屢屢受挫。歸責于失眠。
    4、附加因素――長期服藥,對藥物后果恐懼,產生耐藥性。

既往健康狀況與治療史
    曾就診于幾所醫院,被診斷為神經衰弱,服用過多種催眠藥物和抗焦慮藥物。藥量逐漸增加至極限,最終均失效。

專家分析、評估與治療過程
    患者主要表現是入睡困難。首先是由于入睡前思緒繁雜、情緒焦慮、肌肉緊張,因而入睡的潛伏期延長;其次由于她對音樂的敏感,即使是從遠處傳來的隱隱約約的弦律或并非有節奏的敲打聲,都能喚起她的興奮和共鳴;最后,由于長期服藥,對藥物后果的恐懼和耐藥性的緣故,催眠藥的作用很差。

    另一方面,白天精神萎靡,似睡非睡,實際上是一種代償,是由于過分疲勞引起大腦的“局部”抑制。大腦的各個“局部”由于相繼在白天得到了適當的休息,因而在夜間的不同時間里便較易興奮。這種大腦里各個局部不是同時地興奮與抑制,造成了大腦各部分之間睡覺狀態與覺醒狀態始終不同步、分布不均衡。表現為白天不是充分地覺醒,夜里也不是充分地睡眠。

    患者的失眠癥狀令她非常痛苦,求治若渴。

    醫生向她介紹了沖擊療法。并告訴她用沖擊療法治療失眠還是一種新的療法,世上尚未見先例報告。沖擊療法通常治療的是恐怖癥。恐怖癥患者有明顯具體的恐怖對象,用這些恐怖對象去刺激、沖擊患者,使之適應這些恐怖對象,這叫做有的放矢。這位失眠癥患者不同于恐怖癥,她沒有什么特殊恐怖以致常常被迫回避的對象,那么用什么去沖擊呢?沖擊的結果是消除恐怖情緒,她并無恐怖,那么沖擊又有什么意義呢?我們認為,這位患者入睡困難是大腦皮層未達到足夠的抑制的表現,如果讓其持續強烈地興奮,也可能會物極必反,產生抑制,這正符合沖擊療法的原理。當然,強行使大腦持續興奮可能會導致一些不良后果,因而有一定風險。但是考慮到她經多種治療均無療效,且個人意向堅定,我們決定稍越雷池半步,設計了如下一個治療方案。

    刺激物選用易使她興奮的幾首搖滾樂曲,那些奇妙的音響組合震耳欲聾,不時迸發出一陣含混的尖叫聲更使人驚心動魄。治療場地就在患者的家里。患者的父母、妹妹和一位好友配合進行治療。

    第1次沖擊:安排患者進行緊張勞累的工作和活動,如購物、洗衣、看書、打麻將、唱卡拉OK等。活動一項接一項,不留間隙。晚上由家屬好友輪流陪同,或看電視,或做夜宵,或談天說地。患者午夜之后已有倦意,但由于各種活動持續干擾,患者不得閑暇。黎明時分患者睡意漸濃,不時想閉眼打盹,此時給患者戴上耳機,播放搖滾樂曲,患者精神又振奮起來。時間一久,患者又覺疲乏,想在沙發上靠一會。陪同的人不允,拉患者起身,隨著樂曲邊哼邊跳。中午時分,患者雖然尚在手舞足蹈,但顯然已是強弩之末,稍不提醒便站住不動、低頭打盹。陪同人員又是一陣喧鬧折騰,但患者此時已無動于衷,躺在床上酣然入睡。時間已是下午1點。患者睡得很沉,將搬放在床上也未弄醒她。盡管她睡得很香,我們還是按照預定計劃在8小時以后喚醒她。

    第2次沖擊:患者被喚醒時是晚上9點,先是看電視,然后是打麻將,精神很好,通宵達旦。白天,同另一位陪同人一起登山,下山時覺體力不支,中午趕回家中,洗完澡后想上床休息。陪者阻之,讓其戴上耳機,擊掌頓足,搖滾起來,頃刻之間,那歇斯底里般的歌聲、叫聲、電聲樂和打擊樂聲,便將其睡意蕩滌得無蹤無影。患者又顯得精神煥發起來,搖頭晃腦,又唱又跳。但沒過多久,便勢頭銳減。陪同人又設法與患者進行一陣疲勞戰。約在下午6時,患者睡意似不可抵擋,和衣而臥,任人呼叫也不理。

    第3次沖擊:凌晨2點喚醒患者。醒來之后,又是緊湊的活動安排。同前兩次一樣,在患者想睡時,以大音量搖滾樂沖擊。患者約在晚上10點左右入睡,黎明時分被喚起。起床后跑步、收拾房間,恢復正常生活節律。

    一周后患者告訴醫生,她自我感覺很好,不吃安眠藥也能睡覺,好開心!這是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。她說憑這種精神狀態,大獎賽勝利在望,一副志在必得的勁頭。



捕鸟达人千炮版 七星彩6十1规律图最新 北京彩票官网pk10 新会员送88彩金 山西时时彩 时时彩全天95计划网 75秒疯狂赛车全天计划 8六肖 玩骰子猜大小单双技巧 彩票系统定制 巅峰娱乐棋牌6000娱乐 快速时时是官方吗 澳门pk10骗局全过程 pk10固定五码计划软件 二人麻将加班棋牌游戏 博彩游戏老虎机网址 重庆时时历史开彩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