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本土心理學應用踐行者

當前位置:首頁 >咨詢案例

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嗎?
2015-05-14 14:49:01 來源:
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\

疾病分類: 神經癥;強迫癥;恐人癥
常見問題分類: 性心理問題
治療方法分類: 認識領悟療法

姓名: 略    性別: 女    年齡: 21
教育程度: 大學一年級學生 社會經濟地位: 略 婚姻狀況: 未婚 
外在表現: 病人對醫生有禮貌,身體稍瘦但無異常。

咨詢與治療全程
    病人女性,1967年出生,大學一年級學生。

    第一次會見(1988年6月7日)

    病人自己從外地來北京看病,敘述病情及病史如下。

    生于知識分子家庭,有一哥哥,家人相處好。自稱病前性格開朗、好動,但很"愛面子",不愿聽到別人議論她的缺點。

    12歲初來月經,以后開始對男同學有特殊的好感。1982年(15歲)高中一年級,心里愛上了一個男同學。當時,老師們都嚴厲批評中學生談戀愛,自己也認為這個年齡不應當想這些事,便努力控制自己。從這時開始,注意自己的外貌,想到自己體瘦,不豐滿,不美,感到自卑,很羨慕發育好尤其是胸部豐滿的女同學。與此同時,發現高中的老師不像初中時的老師那樣喜歡她和重視她。這些都使她煩惱。性格漸漸變得孤僻,學習成績下降,喜讀愛情小說,常有一些性幻想,但又批評自己不應該這樣。

    1984年高中三年級,17歲了。情緒仍感到壓抑。不知為什么常想起女性的乳房和男性的陰莖,并不由自主地注視女同學的胸部和男同學的下身陰莖部位。想到這是一種"壞思想和壞行為",努力控制自己不去看。越控制,要看的欲望越強烈,內心很緊張。不久,發現女同學們和她疏遠,男同學也以鄙視的眼光看她,因而不敢接近他們。看到他們感到臉紅,表情不自然。繼而聽到有人不指名地罵她"色狼"、"下流眼神",也有人在她旁邊吐痰,說諷刺話。堅信這些都是針對她的。以后更不敢看人,尤其不敢和人對視,包括不相識的人。腦子里經常出現接吻和性交的念頭,譴責自己"不正經"。

    1985年高考落榜,補習一年,1986年考入大學。到了新的環境。要看乳房和陰莖的沖動雖然還存在,但感到別人對她的辱罵少了。過了不久,又發現別人看出了她的內心活動,對她的諷刺和辱罵又出現。從此不到校上課了,心里極為苦悶。曾有一次私自乘火車跑到外地企圖自殺,服大量鎮靜藥后昏迷,被發現救醒。家人接她回家后多次問她自殺原因,才講出一些自己的苦惱。哥哥說她太多疑,便認為哥哥不理解她。復學后,情況如前。這時想到為什么不能控制自己,可能因為"心理不平衡"了。

    1987年,家人帶她到當地心理衛生中心看病,診斷為強迫癥。服氯丙米嗪兩周,無效,改用行為療法,遵醫囑當出現"念頭"和要看的沖動時,即拉彈另一手腕上的橡皮圈多次。自覺無助于克服自己的想法,當地醫生介紹來北京診治。

    病人對醫生有禮貌,身體稍瘦但無異常。主動敘述病的過程,對她不能控制自己的"壞念頭"和"壞沖動"感到焦慮,對不能和人交往很痛苦,認為這都是病態。但堅持認為男女同學還有不相識的人都看出了她有"下流"思想并投以鄙視的眼光,這些都是真的,確有其事。

    醫生向她講解人到青春期出現性愛的幻想以及和異性接近的欲望,都是正常的,談不到"不正經"。何況她已經21歲了,不必過分譴責自己,也不必控制關于性的念頭。另外,醫生還指出,一個人內心里想什么不說出來,別人是不會看出來的。病人對后一說法表示懷疑,說她確實發現別人看出了她的想法,而且那些諷刺話確是對她說的。

    醫生要求她先冷靜下來思考醫生提出的建議,并鼓起勇氣向別人調查來檢驗自己的判斷是否正確,要寫出書面體會。病人表示愿意照辦。這次會見用了兩小時。

    第二次會見(1988年6月10日)

    病人焦急表現漸輕。上次會見后,她向在北京某大學讀書的中學時代的女友詢問,問她能否看出她有什么"毛病",心里在想什么。對方鄭重表示看不出什么。只是說,發現她自高中起即不愛和人講話,但不知為什么。病人把"心病"告訴了那位同學,對方很吃驚,認為病人太敏感了。并說她本人以前也有過類似的性幻想,怕人看出來。后來聽說大多數青年人都有,屬于正常現象,也就不在意了。病人說,她相信這位老友的話,自己以前的判斷開始動搖,心里感到輕松了很多。聯想到醫生對正常性心理的解釋,感到以前對自己確是過于壓抑了。關于這一點在她寫的書面體會中談了不少。

    醫生要求她繼續調查,并指出,她不由自主地要看男人陰莖的沖動,除了因為缺少正常性知識并存在好奇心外,還有其幼年根源。要她盡量回憶幼年的性經歷,不必有羞恥感。病人表示,幼年的事"記不清了",也不能體會她的病和幼年經歷有什么關系。在醫生的鼓勵下,愿意回去想想。

    第四次會見(1988年6月17日)

    兩天前和醫生短時會見(第三次),重復以前的討論。今天來主動向醫生報告,說她的病有明顯好轉,對自己腦子里的性幻想可以原諒了,面對路上遇到的人也感到比較自然了。體會到醫生囑咐"表情不在意,內心不譴責"的重要性。對擺脫內心苦惱有了真正的信心。

    病人在猶豫了一陣子之后,講出了幼年期的一些經歷。大約在4歲多時,有一次和一個同齡女伴聽鄰居伯伯(30多歲)講故事,講到一半,那位伯伯去廁所大便,病人和女伴尾隨進去,清楚地看到伯伯的陰莖。當時只感到好奇,以后便忘記了。到了十三四歲時懂得了一些男女間的事以后,再遇到那位伯伯,便想起她的陰莖,感到害羞。后悔當時不應跟去看。17歲(1984年)患病后,腦子里時常清楚地浮現出陰莖的形象,從此便譴責自己有"壞思想"。但內心里又有想看的沖動,便"身不由己"地注視男人下身陰莖部位,內心緊張,對自己不能容忍。

    病人承認在上次會見時,醫生問她幼年性經驗,她不愿講出,推說"不記得了",實際上并沒有忘。回去后想到現在的病可能和這個經歷有關,才下決心講了出來。除此以外,在八九歲時曾和那個女伴互相摸過陰部,感到舒服,十六七歲后經常手淫,對手淫并不譴責。

    醫生夸獎她接受治療態度認真,并指出幼年性經歷本身是一件平常的事。但她以后受到的教育使她責備自己。這種壓抑遇到青春期出現的正常性欲望,形成沖突,便出現心理病狀。只要認清這些想法、愿望和性的幻想都是正常的,沒有必要譴責,沖突也就不存在了。

    病人表示有新的理解和體會。

    第六次會見(1988年6月27日)

    三天前和醫生短時會見(第五次),醫生重復以前講過的內容,解答了病人提出的問題。今天來向醫生說,她對女性胸乳部可以看自由地看,不譴責自己,確實不感到恐懼了,但對于男性還不能坦然地接近。在病人寫的書面體會中說:"回憶十幾歲時開始對異性有好感,便自然地去想幼年那次經歷……似乎有一種什么力量在驅使自己老想去看,但從小接受的教育在我心里又不允許自己這樣做,矛盾解不開……,4年來,都是這樣。"

    醫生指出,她那種難以駕馭的沖動來自幼年,是幼稚的幻想驅使她要去看。它代表幼年的愿望。實際上是看不到的,因為成年人都穿著褲子。在成年人看來,這種沖動是毫無意義的,根本不必去控制它。

    病人認為有啟發,愿意深入思考。

    第七次會見(1988年6月30日)

    病人說,她深入思考后,真正認識到現在的病態表達和幼年經歷有關。因為現實中根本不可能在衣服外面看到男人的陰莖。她說,認識到這一點像突然醒過來一樣,心情大為平靜,似乎找到了病的根源。以前不能理解的盲目沖動,現在可以理解了。已經能心地坦然地注視別人的眼睛,甚至看男人的下身,不像以前那么"在乎"了。自稱好了70%,只是對別人看不出她內心想法這一點還不能完全相信,以前發現的同學們對她鄙視態度和各種表示,當時感到很逼真,還不能完全否定自己的親身體驗。

    醫生鼓勵她繼續調查。

    第八次會見(1988年7月13日)

    病人很高興,見男人和女人都不怕了,看男性下身也不在乎。可能是因為不再控制自己的緣故,要看的沖動也少了。近來又向兩個在京上大學的中學時代的男同學詢問,他們都說看不出她有什么病,更不知道她在想什么。甚至對她為什么提這類問題都不理解。但她還是不能完全相信。因為以前她和女同學私下里也常議論某男同學"眼神不正派"等等。不過,病人表示愿意遵照醫生囑咐回家后繼續調查。

    第九次會見(1988年7月28日)

    這是一次總結性的會見。病人說,她的病已經"基本上"好了,要回家去了。對醫生表示感謝,并認真寫了書面總結。她表示要回家去繼續詢問調查高中時期的同學以證實醫生的話。

    1988年8月27日接到病人來信,說她回家后心情越來越好,和治療前比"判若兩人"。自己覺得心理成熟了,感到沒有繼續調查的必要。準備再上補習班,明年考大學。






捕鸟达人千炮版 幸运分分彩平台下载 广东快乐十分一定牛走势图解 任选九场科学投注法 上海快三走势图今天 河北快三专家推荐号码 腾讯时时彩app 广西快三技巧 快乐十分20选8旋转矩阵 福利彩票pk10投注站 北京赛车pk记录 加拿大28怎么稳扎稳打 体彩20选5胆拖表 福建时时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 北京三分彩开奖结果 qq欢乐升级交流群 老时时360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