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本土心理學應用踐行者

當前位置:首頁 >咨詢案例

身體不適的原因:焦慮 or ......?
2015-05-12 16:09:51 來源:

焦慮性神經癥(廣泛性焦慮)

疾病分類: 焦慮性神經癥(廣泛性焦慮)
常見問題分類: 情緒問題;社會適應問題
治療方法分類: 森田療法

姓名: 李某  性別: 男  年齡: 36
教育程度: 碩士  社會經濟地位: 家境中上等  婚姻狀況: 已婚 
外在表現: 緊張性不安伴軀體不適感4年多,常無緣無故地感到擔心,恐懼不安,全身肌肉緊張,手心、腳心出汗很多。

表現出的問題:
    患者95年11月起(31歲),因本部門一位40歲左右的同事,在南方出差時因為心肌梗死而猝死,患者為部門負責人,自認為負有一定責任,沒有把同事安排好,而常常自責自己。慢慢地想到自己的健康狀況,總是擔心自己會不會也象他一樣突然因病死去,為此,常常心理忐忑不安,擔驚受怕。不久后出現胸前不適、胸口疼痛,便更加擔心,時常焦慮和不安,手心腳心出汗多。到北京幾個大型綜合醫院進行檢查,未發現任何器質性疾病,找中醫院服中藥湯劑無數,稍有緩解。

    96年10月份開始,覺得中藥不能解決問題,改服黛安神2#、2/日至今,時斷時續。胸痛曾有所緩解,擔心焦慮和不安仍或輕或重,持續存在至現在。

    98年5月起,患者胸痛有所好轉,然而胃部開始出現不適,到醫院開藥,服麗珠得樂,每天沖泡,兩周后緩解,依然常感到焦慮不安。

    99年2月起感到頭昏頭痛癥狀突出,全身肌肉發緊,臉部肌肉尤其嚴重,心情也逐漸緊張起來。一緊張就頭痛,頭痛就更加緊張。做腦部檢查未發現任何異常,服多種中藥均不能得到滿意的緩解。99年5月病情加重,不能堅持工作,辭職在家休養。病情沒有緩解,故來醫院住院治療。患者自得病以來,食欲、睡眠尚可,二便正常。

既往生活史與當前生活情景
    患者同胞四人,排行老四,父母均有高血壓史,否認父母系三代內有精神疾病病史。患者足月順產,小學、中學順利,在南方上大學、讀研究生、學理工專業。在北京一研究所工作,為工程師,原任部門主任。因病于住院前半年辭職,在家休養。夫妻感情融洽,有一子4歲,妻兒健康。

心理社會發展歷史
    1)促使因素:單位同事因病猝死。
    2)先前因素:患者病前性格偏內向,做事認真負責,期望把一切都安排好。3)強化因素:工作緊張,壓力大。
    4)社會文化因素:文化水平高,關心自己的健康。

既往健康狀況與治療史
    患者既往軀體健康,無重大軀體疾病史。

專家分析、評估與治療過程
    根據患者的癥狀表現,出現緊張不安,無緣無故地擔心自己的健康,怕自己會因為一些軀體的問題,而象那個同事一樣死去,同時常常伴有軀體的不適,表現為全身肌肉緊張,尤其是后期面部肌肉發緊,并且手心、腳心出汗很多。嚴重影響工作和生活,以至于辭職。病程持續連續達4年之多。醫院檢查無任何明顯的器質性疾病,符合中國精神疾病焦慮性神經癥(廣泛性焦慮)的癥狀標準,嚴重程度標準、病程標準和排除標準。可以明確肯定為焦慮性神經癥(廣泛性焦慮)。

     患者病前性格偏內向,做事認真負責,有較高的成功期望,希望把一切都做好,對自己要求就很高。因為要把一切都做得完美,必須保持良好的狀態,包括軀體的和心理的。軀體上,不能有任何的不適感,精神上不能有一點緊張和不安。稍有風吹草動,便覺得大禍臨頭,更加擔心會出大事。對于軀體上和心理上的不適,要想控制是很難做到的,越擔心就越緊張,越緊張,就越感到不舒服。慢慢地,這些不舒服就愈加明顯,逐漸放大,以至固定,成為個人生活的一部分,怎么也改變不了。這種表現,采用森田療法的一種適應癥。通過森田療法的一定程序,逐漸消除患者對軀體不適的過分擔心,接受這些常人都有的軀體和精神上的不適,順其自然,帶著這些不舒服,努力去做該做的事情,這些不適,就會自然而然的逐步緩解以至于消失。

治療過程:
     準備期:患者逐步適應了住院環境,包括自然環境和社會環境,對醫生護士建立了信任,表示愿意配合醫護要求,遵守森田療法的具體程序規定。同時做一些常規檢查,包括心電圖、胸片等,以了解患者的軀體確實沒有明確的問題。

     絕對臥床期:入院第三天進入此期。患者平時平臥床上,由護士送飯。每天堅持記日記和醫生進行書面交流。患者初期感到浮想聯翩,難以平靜,感到緊張而不愿意臥床,經解釋覺得能夠適應,表示愿意堅持。臥床過程中思考自己的人生得失,性格特點,家庭關系和工作狀況等。醫生給以一些簡單的指導,重點要求患者不談癥狀,按照要求堅持臥床。到了臥床第七天,患者感到獨處生活難于忍受,想起來作點事情,而轉入輕體力勞動期。 

     輕體力勞動期:患者起床后,根據治療的要求,主動尋找一些體力活動,如抹桌子,掃地,這些都是以前從來沒有干過的活,自覺每天做些事情很愉快,雖然還會有些肌肉發緊,情緒緊張,有些擔心,但是能說服自己,忍受這些不適,堅持每天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。日記內容越來越豐富,對自己得病以前刻苦工作,心無旁騖。得病以后,全部精力又集中到健康方面,以至越陷越深,生活的全部就是關心自己的癥狀,以至于得不到解脫。在勞動中,患者有所領悟,對自己的痛苦不再想逃避而是接受,并能帶著這些痛苦堅持勞動。患者在一周左右時初步體驗到順其自然的道理。

     重體力勞動期:患者能夠每天進行重體力勞動,種菜搬磚。以鍛煉其忍耐力、鍛煉堅強的性格,努力培養自己的外向型生活態度。如果患者在醫生的指導下堅持工作,逐漸適應重體力勞動,也自然對勞動產生興趣,情緒逐漸沉靜,穩定下來,癥狀自然得到緩解,慢慢意識到自己的癥狀的主觀性。此時和患者交流增多,討論內容更加廣泛,探討如何對待情緒的規律,"順其自然,為所當為"的思想,著重克服其主觀性,8天后進入生活訓練期。

     生活訓練期:患者換上自己的衣服外出進行正常的生活,因為家離醫院不遠,允許間斷地回家,恢復其社會角色,要求患者保持良好的生活態度。患者自如地上街購買物品,參加集會,在以前的環境中生活。同時堅持寫日記,以便醫生掌握其內心體驗,以利于指導。患者逐漸恢復到正常水平,出現一些波動時,則引導患者再體驗森田理論,學會以順其自然的態度處理所遇到的事,在實際生活中再運用森田理論的原則,去進行有意義的建設性生活。

專家點評或綜述
     患者文化水平較高,比較適合認知治療,在日記批示,日常交談中注重深挖個性的特點,充分解釋森田療法的道理。比如生的欲望,精神交互作用,疑病素質,精神拮抗作用等森田療法對神經癥的發病機制的解釋,克服自我中心性,陶冶疑病素質,轉移對自身健康的過分關注。

    焦慮癥治療的關鍵在于理解"順其自然,為所當為"的思想。所謂"順應自然",就是對內心的不安、焦慮體驗等癥狀順從地接受;而"為所當為"是指在順從接受不安和擔心等癥狀 。就應該帶著這種心理,越是感到癥狀出現越堅持體力活動,成為癥狀的主人,而不是屈服于癥狀;從而獲得穩定,愉快的情緒,減少焦慮、煩躁。被癥狀所苦惱的人,總說自己不能做,其實是不肯去做罷了。出現癥狀,只能順應自然,對癥狀不抵抗,自己的行動和態度也不受癥狀的干擾,應像正常人那樣生活、工作和學習,這就是"為所當為",如果堅持做下去,就會逐漸習慣,痛苦也會逐漸減輕。即使患者還感到有癥狀,也不會對日常生活形成障礙了,癥狀的威脅力已不存在,可以說這已不算癥狀了。當然,患者仍會有某種程度的擔憂,這種擔憂誰都會有,這就是已治愈的狀態。同時,要隨著原有的欲望和目的積極實踐,做應該做的事。




捕鸟达人千炮版 龙虎和最多几期不出和 北京pk10在线预测 重庆时时官方开奖 快三压大小单双技巧 被pk10改单的人骗了 棋牌代理加盟 重庆时时彩破译 pt电子游戏注册子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 时时彩平台排名 五分快三怎么看下一期大小 五分时时彩开奖结果 贏彩天下彩免费资料 山东时时开奖记录 pk10飞艇计划微信群 六年级通比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