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本土心理學應用踐行者

當前位置:首頁 >華夏同學會

趙明:用真誠照亮一片天
2012-12-27 15:37:00 來源:華夏心理網

    “每次來上課,我在路上都跟自己說一句話:趙明,你今天是來丟丑的,課堂上你不把丑丟夠,你的學費就白掏了。”
    這是在對趙明老師的采訪中,筆者印象最深的一句話。堅定、執著、認真到鉆牛角尖;卻又寬厚、柔和、貼近如春夜暖風。是怎樣的精神,把趙明老師從職業軍醫送上了心理咨詢師的無悔之路?又是怎樣的品格,讓趙明成為心理咨詢師中一呼群應的“領導者”?今天就讓我們來細細解讀吧。

初識華夏,“如沐春風”

    趙明是華夏05年第二期衛生系統班的學員。當時,他已自學了三年的心理學,對心理學的興趣日益濃厚,剛剛決定從醫務管理者的角色轉到醫學心理科。報到的第一天,主任就建議他報考心理咨詢師。當天下午,他就到衛生部咨詢報考情況,剛好碰見了華夏的鄧亞梅老師。“我當時看見鄧老師親切的面容,心里一下子就踏實了,就報華夏了。當時對心理咨詢還不了解,但看見鄧老師真的是如沐春風的感覺。”或許這就是一種機緣,讓趙明同華夏心理、同心理咨詢結下了不解之緣。

    “我在學習的時候可能不是個讓老師喜歡的學生。因為之前是學醫學的,學醫的講究的是一種因果關系,一定要找出病因,才能明確論斷,對癥下藥。而心理咨詢是一種非線性關系,我們永遠不知道,也不追究事情的真相是什么。所以上課時,每堂課都要和老師爭論。價值觀中立?太不可理解了。來訪者有道德敗壞的情況,我怎么能中立,怎么能沒有自己的看法?當時于海霞老師拿我特別頭疼,因為我總在課堂上和她爭論。我覺得自己真的像一個傻子一樣,真的特別投入,上課下課都在思考心理學的問題。”正是這種不說服自己不罷休的精神,讓趙明開始在心理咨詢的道路上迅速成長,思想里原有的堅冰也開始逐漸融化……

\
趙明老師主持華夏學員心理沙龍活動


“天翻地覆”的成長

    面授班一結束,趙明就參加了華夏舉辦的“教師與學生心靈溝通工作坊”。在工作坊上,“張寶蕊老師給我的思想帶來了天翻地覆的轉變,中立、尊重、真誠,在考試教材上都有,但在這個班上真正體會到了應該怎么做,怎么說。什么樣的語氣、姿態,才能表達出真正的咨詢態度”。

    “比如真誠,張寶蕊老師舉了一個例子,一個中學生問老師,什么叫早戀。工作坊里的同學回答的五花八門,但很多都是教育的東西。寶蕊老師的答案我現在還記得:‘你問老師什么叫早戀,老師也不知道,老師像你這么大年紀的時候,男生女生中間劃道線,話都不說。現在老師看見你們男生女生這么親密地交談,老師非常羨慕,羨慕你們這種感覺。但是老師也看過很多像你們這么大的孩子,總體境況,他們最后成功率不是很高,經歷了很多事情,最后沒能在一起。所以,如果你們現在這個年齡,初中生談戀愛,老師會擔心你們受到一些傷害。’她講了這段話之后就分析,為什么這么說。前面一段表示真誠,知道就知道,不知道就不知道,后面一段表達你的愛和關心,我會擔心你出現什么情況,而不是我告訴你不應該做什么。”

    張寶蕊老師的有一種自然的親和力,她坐在那里,對來訪者的真誠和尊重,就好像形成了一個氣場。從此之后,趙明就在自己的咨詢過程中,不知不覺地模仿寶蕊老師。

\
趙明老師(左一)聽取沙龍學員討論意見

幫助來訪者“構建積極的生存意義”

    經過艱苦的轉折與磨練,現在趙明老師對心理咨詢的理解已經深入到后現代主義的階段。“后現代的主導思想是一種非線性的思維。比如有一個皮球,我們一腳踢過去,根據力量、角度,大致會知道它往哪里飛。而如果是一只貓,我們不知道它的反應是什么,它可能躲開,也可能撲過來咬你。更何況你面對的是一個智商不比你低,生活閱歷不比你差的來訪者。用特定的理論來對待來訪者,比如認為他的心理問題來自童年陰影,你只是用你的理論來套他,而沒有看到他真實的感受。而后現代只是講擾動,咨詢師也不能設定把他帶到什么地方去,我所做的只是讓你離開此處,通過擾動產生一個新的動力,把來訪者推向一個新的位置,這個位置可能不是最好的,但肯定要比原來的好。我做的目的是讓他離開此地,而不是引向何方。”

    趙明老師說,我們“在來訪者面前,永遠保持好奇,永遠保持無知,這兩點非常重要。好奇表示你對他的所有東西表示關注,無知表示你在他面前沒有任何權威,你只是在陪伴。好奇的不是故事,而是來訪者為什么這么說這個故事。”

    作為一個心理咨詢師,我們“首先是解構,解構之后更要用一些新的價值觀重新構建這個故事。比如《心理訪談》中有一個案例,四對新人舉行了集體婚禮,其中有三對都出現了意外死亡,第四對的妻子就非常緊張,感覺是老天在詛咒他們。《心理訪談》的專家李子勛就跟她說,中國有句老話,事不過三,這已經是第三次了,到你這里肯定沒事了。來訪者一下子就緩解了。我們很多人,解構能力很高,挖傷口的能力很高,但卻不知道如何去包扎。心理咨詢不是考古學,不是偵探,而且建筑學,需要的是一種新的構建思維。我們的目的并不是讓來訪者哭,情到深處都會哭。我們需要努力的是,如何構建一個故事,讓它擁有更加積極的意義。”

“不是班長,勝似班長”的領導者
   
    趙明在同學之間非常有影響力,大家都喜歡和他親近,參加他組織的活動,有什么事情也習慣了找他幫忙。說到這種影響力是如何形成的,趙明不免有一些謙虛和靦腆:“不是我刻意要去影響誰,而是在不知不覺中,給大家這種可以信任的感覺吧。”

    “如果我有什么優秀的地方,我覺得就是一點,就是我對學習的那種投入。有不明白的地方,我就不停的問。有時候我都覺得人家會不會煩我。但課后大家都可以接納我,我覺得很感動。其實我是一個很害羞的人,每次上課的時候,在公交車上,我都要對自己說同樣的一句話,‘趙明,你是來丟丑來的,你不丟完丑,你的學費就白掏了。’我給自己規定每次必須丟夠幾次丑。什么是丟丑,比如每次老師說誰要上來扮演咨詢師,我不管會不會,我都要舉手上臺。有些同學會考慮話要怎么說,我不會考慮,就直接舉手,就是丟丑。但丟丑換來的是收獲。坐在臺上和坐在臺下,感覺完全不一樣。雖然我每次都丟丑,每次都說得語無倫次,但同學們說,可以明顯看到我在進步。可能是我對學習的這種執著,帶來了大家對我的接納和不設防。”

    “我首先不設防,我對大家是開放的,我不怕別人評價我什么,說我笑話。大概是我的不設防,帶來了大家對我的不設防。”真誠,是心理咨詢師的第一要求。如何做到真誠,卻是難倒很多初學者的最大難題。真誠不是刻意為之的偽裝,而是敢于敞開自我,剖白自我的豁達和勇氣。“學了心理咨詢師,我們自己也變得越來越真誠,越來越開朗。同學之間能幫忙就幫忙,比如有外地的同學來北京,我都會去看他們。有些同學課下的時候想去買些專業書,跟我打聽些路程,我都會直接帶他們去。”

“心理沙龍”,奉獻華夏
   
    “是華夏把我引進心理咨詢的大門,后來又不斷參加繼續教育的學習,參加華夏的活動,和華夏的老師接觸,感受到華夏溫暖包容的精神。在成長的道路上,華夏給我推薦了很多對我實用的課程。心理咨詢讓我變得越來越真誠,也越來越寬容。”

    心理咨詢師的成長是不能可能只靠自己的力量獨立完成的,幾年來,趙明一直活躍在同學間的各種心理學沙龍中,互相督導,互相幫助,互相扶持,共同進步。近日,在華夏開始主辦自己的學員心理沙龍里,趙明又義無反顧地承擔了沙龍主持人的重任:“在國內心理咨詢行業還不發達的情況下,要找到合適的高級督導老師非常困難。而同伴督導的方式,更親近,更輕松,也更容易受益。”華夏搭建了這個平臺,就希望有更多像趙明一樣優秀的學員涌現出來。

    文學家楊絳女士說過“實踐是火,文學是光”。而對于心理咨詢師來說:“自我成長是火,咨詢技術是光。火有多高,光才能照多遠。”趙明愿意和更多華夏的學員一起,共同擎起心理咨詢探尋之路上的火光,把更多在黑暗中摸索的心靈照亮。

 
捕鸟达人千炮版 pk10直播现场 上海t6装饰坑 手机玩牛牛赢钱技巧 重庆时时最长开过多少次单双大小 大发快三 网赌电子游戏 宝马五系 娱乐套 怎么用 稳赚时时彩准确率99%杀两码 宝马线上亚洲娱乐第一 时时彩开奖结果 八大胜国际开户 北京塞车计划全天计划 福彩3d复试投注金额表 篮球比分 吉林时时网上购买 幸运飞艇冠军大小计划app